大连理工大学远程与继续教育学院 > 快速链接 > 院长博客

教育产业化的冷思考

发布时间:2006-06-21    访问量:51442

    随着教育部领导同志的“坚决反对教育产业化”的论断,教育产业化这一曾经代表着我国教育改革的新方式、一度很热闹的一个改革名词、一度引来无数人争议教育发展模式终于由政府宣布放弃了。而教育产业化自从上世纪90年代提出以来,反对和赞扬的声音就一直不绝于耳,现在终于有了结论,近十年的争论和探索也可以说就此基本划上了句号。
    引用教育部副部长张保庆同志的讲话:“教育部历来是坚决反对教育产业化的,因为教育是一个要体现社会公平的最重要的部门,教育是一种崇高的公益事业,对凡是能够接受教育的人都要提供教育,将教育产业化违背了办学宗旨,也直接违背了人民群众的利益。可以说,教育产业化了,就毁掉了教育事业了。个别地方把好的初中、好的高中,以改制的名义卖掉了,卖给私人了,对此教育部是坚决反对的。教育部坚决反对一些人用收费代替政府投入,但是高校实行免费教育也是行不通的,收取一定的费用是应该的,但要把握好这个度。” 
    我们常讲教育是一个国家的希望所在,我们常讲教育改变命运,我们常讲文化成就未来,而一个产业化的教育、一个功利性的教育怎样去担承受教育者改变命运的责任,去担承受成就教育者未来的责任呢。教育就是要体现社会公平,教育就是要体现政府的作用,将教育产业化不但直接违背了人民群众的利益也违背了我们党的根本宗旨,产业化的教育绝对不是社会主义的教育,决不是人民大众的教育。 
    反对教育产业化是要将学生的冷暖挂在心上

    教育产业化在实施教育产业化之后,教师待遇得到了改善、教育投入增加了源泉,另一方面也刺激了社会办学的积极性,中国已涌现出了大量的民办学校,直接弥补了公办学校的不足。这些,都使得教育呈现出了比前几年快得多的发展态势。

    然而,教育产业化的负面影响也是显而易见的。由于各级学校普遍提高收费,导致中国的学费几乎呈几何级数增长。目前子女教育就成了中国家庭的主要开支项目之一。沉重的学费负担使许多穷孩子上不起学,造就新的社会鸿沟。教育已经成为目前农村由富返贫的重要原因,由此引发的怨声载道和社会各阶层矛盾以及各种不稳定因素使教育产业化成了众矢之的。
    同时教育又是一个崇高的系统工程,作为一个教育者首先要将学生的冷暖时刻挂在心上,教育是第一位的,学生是第一位的,经济利益永远是第二位的。而将教育产业化之后,产业化运作的经营者往往对学生没有感情,对教育没有感情,对学校也没有感情,只对利益有感情,追求眼前利益,整个中国产业化教育领域弥漫着浮躁的心态、人文素养的缺失、综合素质的下降,教育产业化是目前教育领域中种种问题的根源之一。
    反对教育产业化要倾听支持教育产业化者的声音

   任何一种改革模式的提出都有其原因,教育产业化搞了十年,也必有其存在的原因。我们反对教育产业化就要倾听支持教育产业化的声音,反对教育产业化决不是要重新走教育福利化的老路,而是要认真研究为什么会出现教育产业化,我们过去的教育模式有什么不足。而不是将反对教育产业化的大旗一挥舞,将教育产业化一棍子打死就万事大吉了。毕竟教育不是口号,教育是对人实施的千秋万载的伟大工程,凡是有利于我国教育发展的论断都应该仔细倾听,并在反对教育产业化的范畴内加以考虑和解决,只有这样才能将我们的教育事业搞好。
    许多人认为停止教育产业化,意味着中国的教育水平,只会后退,不会前进。其主要论据为古往今来,不准人赚钱的行业,就是办不好的行业。世界上任何性价比相对高一些的领域,如电脑、服装都是产生于产业化程度很高且政府不限制的领域;任何性价比相对低一些的领域,如邮政、医疗都是产生于产业化程度很低且政府加以限制的领域。并将教育嵌入其中,因此这部分人认为只有产业化才能使中国的教育办成老百姓真正需要的教育。
    许多人将教育质量下降归咎于把教育当作公益事业来办的结果。比如说政府不投入或者说投入不足,而只要求学校不收费和降低收费,带来的是师资水平的下降,我们不能只从口头上要求教师的道德水准,不能只是口惠而实不至,教育质量却和衣服质量不同,最容易偷工减料的,只提反对教育产业化,不去解决问题,则培养的学生品质更不会上升,只会下降、下降、再下降。同时我们也不可能因为对乱收费的校长进行撤职能够提高教育质量。
    要提高中国的教育水平,就要对上述支持教育产业化的声音加以倾听。与其说是产业化造成中国的教育问题,不如说产业化是被当时的教育弊端逼出来的。就几年来教育产业化的实施情况来看,的确解决了过去许多年都没有解决的问题,例如教师的待遇问题。当然不能认为教师待遇只能通过增加收费来实现。但限于国家的财力有限,各级政府不能或不愿大量增加教育投入,这样收费就不得不成为了一个补充。归结起来,这无非就是一个教育投入的问题。由于投入不足,难以提供足够的教育产品,不能为学生提供足够多的受教育机会,也留不住教育系统的生产者—老师,使得教育产业化成了当时教育系统几乎惟一的出路。可以说,教育产业化是被逼出来的。

    现实的情况是,单单依靠政府投入,并不能全部解决全民的教育问题。叫停教育产业化,并不能全部解决问题。相反,如果政策控制不适当,会对各方投资办学的热情造成打击,还会恶化教育投入问题。
    要真正地、长远地提高中国的教育水平,就必须切实解决教育产业化过程中暴露出的问题,决不能仅仅将反对教育产业化放在口号上、放在乱收费上,要放在解决实际问题上,放在科学地加大教育投入上。只有这样才能提高我们国家的教育水平,才能真正体现教育的公平。

                                               2004年新商报高端论坛约稿